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» 日本漫畫 / 少年 / 2013年 / 搞笑 , 格鬥 , 競技 »新功夫旋風兒

新功夫旋風兒更新至:第27卷

1713th

新功夫旋風兒

新功夫旋風兒柔道篇

新學期開始,新堂功太郎正為極端流空手道部召募新生,卻隻有原是第一女子柔道部的新生三船久美肯加入,但由於擔心女子柔道部主将高杉留子子的報複,所以拒絕了久美。不良少年首領醍醐,因為使壞時被功太郎偷襲而顔面盡失,於是擄走了久美與西鄉三四郎,想籍此好好教訓功太郎。

(全27冊)新學期開始,新堂功太郎正為極端流空手道部召募新生,卻隻有原是第一女子柔道部的新生三船久美肯加入,但由於擔心女子柔道部主将高杉留子子的報複,所以拒絕了久美。不良少年首領醍醐,因為使壞時被功太郎偷襲而顔面盡失,於是擄走了久美與西鄉三四郎,想籍此好好教訓功太郎。三四郎因說話不小心得罪醍醐,而遭到醍醐用柔道猛摔,恍惚中三四郎竟擺出完美的自然體架勢,冷不防地反過來重摔醍醐……

及時趕到的功太郎,以一拳擊倒了醍醐,也答應了讓久美加入極端流空手部道部,就在功太郎準備訓練久美時,竟發現原來的空手道道館預定地變成了第一男女柔道道館預定地。功太郎到柔道部理論的同時,意外說出醍醐與三四郎前一天打架的事,這使得柔道部主将伊賀大為光火,要将醍醐退社處份,不服氣的醍醐竟向伊賀提出挑戰,并慘敗在伊賀的龍卷過肩摔之下。這時,原本在一旁觀看的功太郎,竟向伊賀提出挑戰。

伊賀在與功太郎交手後,覺得功太郎實力深不可測,不得已使出絕招「真龍卷過肩摔」,才擊敗了功太郎。雖然美杉一心想将道館預定地給伊賀,但伊賀仍堅持,下個月的柔道組預賽優勝的隊伍,就可以得到預定地。為了奪回道館預定地,并且擊敗伊賀,功太郎将部名改為極端流柔道部,準備參加柔道組的預賽。由於按規定團體賽必需有五個人出賽,功太郎費了一番功夫,終於與鹿鬥、麻由美、久美、三四郎湊足了五個人。

應援團團副團長後百太郎,為了追随前任團長鹿鬥,也自願加入極端流柔道部,不過因為在測試時敗給了三四郎,所以隻能夠擔任出賽時的候補。衆人先在草地上集訓,但是草地上有太多石頭,不适合練習柔道,所以需要找更安全的地方,這時久美提議到她家去練習。原來久美家有個超大的道場,而久美的奶奶更是柔道頂級紅帶的高手,功太郎忍不住向奶奶挑戰,可是卻不斷被奶奶摔倒,於是功太郎決定繼續在久美家集訓。

為了得到更多的實戰經驗,功太郎等人決定進行移地訓練,地點則是素有「幹架」柔道部、「實戰最強」之稱的第十三柔道部。第十三柔道部的顧問鲛島,因為在選拔賽上嚴重重傷對手,所以才隻能當奧運候補選手,是個非常暴力的人,而鲛島對這群到訪者似乎有很深的敵意,想藉對抗賽名義好好教訓功太郎等人。在首場比賽中,三四郎在一陣挨打之後,再度使出了山岚擊倒了對手,就衆人驚歎的時候,醍醐突然出現了。

功太郎等人的柔道集訓逐漸産生效果,功太郎已經能從久美的奶奶手上拿到半勝,麻由美也已經能夠擋上久美的攻擊。終於到了比賽的前一天,西鄉三四郎因為缺乏自信,竟然打算偷溜,不過卻遇上了久美,随後久美就因為太過興奮而發高燒昏倒了,隻好由久美的奶奶代替久美參賽。而在比賽前,三四郎看到其他人在集訓期間的成長,又再度信心動搖,這時功太郎表示他已經有妙計,能夠讓三四郎不再沒出息。

極端流柔道部的第一場比賽,遭遇選手個個力大無窮的腕力俱樂部。久美奶奶、麻由美雖靠着技巧擊敗了對手,但三四郎卻因功太郎「下指令」太用力而昏倒,鹿鬥也因太久沒運動而閃到腰,都讓對手不戰而勝;功太郎和對方大将則因不服從判規定,被叛雙方都敗戰。最後的代表戰由醒來的三四郎出戰對方大将,膽怯三四郎不斷閃避對手的攻擊,但是因有醍醐的威脅,三四郎總算發揮潛力擊敗對手,極端流赢得了第一勝。

由於鹿鬥閃了腰,所以極端流少了一個出賽的選手,雖然出現了天王寺及蚱蜢加麻等阻礙,但一心想上場的百太郎最後終於得到了出賽的機會。由相撲選手組成的「角」鬥術俱樂部,以壓倒性的勝利,擊敗了校内排名第三的第十一柔道部,尤其大将布袋的「反璞歸真」,更是一種類似「空氣摔」的厲害絕技。而極端流接下來要遭遇的隊伍,就是「角」鬥術俱樂部。發燒中的久美,因為挂心比賽,竟抱病偷偷跑到比賽會場。

耿直的伊賀發現場上的美是替身時,非常不能接受,於是功太郎與伊賀約定,若是久美打赢下一場比賽,伊賀就必需保守這個秘密。極端流與「角」鬥術的先鋒賽中,功太郎雖擊倒了對手,卻因使用了犯規的招式而被判敗戰;百太郎則在次鋒賽中,以空手道加上柔道技巧擊倒對手,将比數扳回一比一平手。接下來上場的麻由美,得到了久美的奶奶的暗示,打算以相撲沒有的寝技,來對付「角」鬥的選手。

麻由美以寝技将「角」鬥術的選手壓制近三十秒,本來以勝券在握,但由於太刀根跑出來搗亂,加上主審一直就對極端流很感冒,最後竟判定為平手。久美雖是帶病上場,但卻因為發燒産生錯覺,反而在短時間内将對手擊倒,獲得一勝。大将三四郎被功太郎打昏之後,果然變得厲害無比,使出極高明的柔道技巧,與敵方大将布袋纏鬥起來,最後還使出了山岚擊敗了布袋,極端流也因此赢了這場比賽。

伊賀的第一柔道部因為是種子隊,所以第一比賽就是已進入決賽的TLW同好會,是一個女子摔角的社團。先鋒賽由第一柔道部的太刀根對上TLW的會長久亭鈴子,在太刀根變态攻勢之下,久亭鈴子不但落敗,同時也愛上了太刀根。而為了對付太刀根的變态招式,麻由美向久美的奶奶求教,準備學習以寝技為主的「高專柔道」來對付太刀根。而由於學生會長重回地球時撞毀了體育館,使得麻由美足夠的時間學習新的技巧。

第十三柔道部的主将警告三四郎,如果他在比賽中使出山岚的話,就要留心天狗,但三四郎不明白是什麽意思;但喝醉了的三四郎使用山岚攻擊功太郎時,被功太郎發現了山岚的缺點。麻由美的爸爸帶了功太郎、百太郎及久美到警視廳的道館,那裡有警界的柔道高手協助他們練習。而在衆人練習中,突然來了一個美女鲛島警官,不但在一招之内擊倒久美,連功太郎敗在她手上,為了調查她,功太郎等人跟蹤她來到新宿……

跟蹤女刑警鲛島來到新的功太郎,從當地小混混口中得知他們的老大為鲛島春樹,而鲛島春樹正是女刑警鲛島的弟弟。鲛島春樹春樹在公園裡,本來隻是想替下報仇修理一下功太郎與久美,卻因為功太郎說他是柔道家,引起鲛島春樹的憤怒,決心要和功太郎一決勝負。原來鲛島春樹果然學過柔道,但因為學習過程有不愉快的回憶而痛恨柔道,功太郎利用詭計騙鲛島春樹停止了攻擊,在這女刑警鲛島突然出現了……

突然現身的龍野真悟,讓鲛島春樹回想起那斷關於柔道的痛苦回憶,原來春樹曾經在比賽時,用「幹架」柔道,将對手的右手韌扭斷,使得一個原本前途無量的選手,再也無法使用柔道。受到功太郎刺激的春樹,重拾對柔道的信心,并決定加入極端流,可是,百太郎卻可能因為春樹的加入,再度淪為候補的命運。於是百太郎與春樹便開始了一場候補選手争霸戰,不過,由於百太郎不斷的賴皮,候補人選遲遲無法決定。

春樹和百太郎的候補之争終於由春樹勝出,不過,由於接下來的對手是手段殘忍的第十三柔道部,所以功太郎決定改由百太郎代替麻由美上場。獨自修行的三四郎已經不見蹤影一段時間了,由於之前三四郎的山岚被功太郎所破解,衆人擔心這件事會不會對三四郎造成重大的打擊。春樹認為由美也是女的,不适合和第十三柔道部的人交手,於是用幹架柔道的招式想逼她放棄,就在由美快支持不住的時候,三四郎突然出現了……

柔道預賽的總決賽再度開始,極端流這次面對的是帝真紅郎的帝國柔道部,由於帝國柔道的選手,全都是帝真紅郎花大把金錢自全國各地挖角而來的,所以實力非常堅強。首場先鋒賽由久美出戰去年高中聯賽中量級冠軍葉町,久美以取型於球的身法,順利将葉町擊倒。帝國柔道部的次鋒山木,雖是暴力攻擊型的選手,然而知道對手是以殘忍聞名鲛島春樹後,心中不寒而栗,春樹最後潇灑地以純正的柔道招式赢得勝利。

極端流與帝國柔道部的第三場比賽,正鑽研高專柔道的麻由美,對上以使用寝技為主的青柳,麻由美展現特訓成果,用寝技将青柳擊倒。接下來的後百太郎,也在最後一秒及時取勝。帝國柔道部已注定敗戰,但發狂的帝真紅郎突然叫來大批直昇機,在體育館上空灑下大筆鈔票,希望全場觀衆給他一個機會,他要一對五,以打通關的方式向極端流挑戰。雖然百太郎答應了,但是功太郎反對,要求由三四郎與真紅郎一戰定勝負。

功太郎提議改以一戰決勝負的方式比賽,并堅持讓未下「無敵指令」的三四郎,迎戰柔道實力與伊賀相當的帝真紅郎,三四郎果然不負衆望,在清醒的狀況下,以山岚擊敗了帝真紅郎。雖然三四郎擊敗了真紅郎,但仍然被功太郎當作跑腿的太弟,這一點使本是醍醐小弟的加山看了非常不爽,便教訓了三四郎一頓。不料,加山教訓三四郎的過程全被真紅郎錄了下來,真紅郎表示,三四郎非常像當年的伊賀,經常被人欺負……

第十三柔道部與第四柔道部的先鋒賽中,醍醐首次出戰,一上場就使了天狗摔這個号稱完全無法防禦的絕技,功太郎等人終於親眼目睹了天狗摔的威力,醍醐自比賽場中投向三四郎的眼光,也教三四郎膽戰心驚。為了刺探天狗摔的情報,功太郎溜到第十三柔道部的休息帳蓬去偷聽,卻被顧問鲛島發現了,然而就在鲛島冷潮熱諷功太郎的行為時,功太郎突然志得意滿的說,他已經找出打斷天狗鼻子的方法了。

原來功太郎所謂對付天狗摔的辦法,就站在邊線旁,對手如果使出天狗摔就會出界,然而對第十三柔道部的野蠻打法來說,關心界内界外根本是不具意義的事。春樹為了擊倒父親的天狗摔,所以十分希望能與醍醐一戰;但三四郎也在伊賀的慫恿下,決心為了享受柔道樂趣、并真正體驗柔道的精髓出賽醍醐,於是,功太郎提議兩人進行一場出賽者的決定戰。最後三四郎以山岚擊敗了春樹,取得了與醍醐的交手權。

三四郎與醍醐之戰中,醍醐占盡了體型的優勢,三四郎雖然使出山岚,不過并沒有奏效,醍醐表示自己将以大欺小,以剛斷柔。三四郎給醍醐的回應是,自己的山岚可以左右開弓,并堅持柔道是柔能克剛。被三四郎一連串的反擊所激怒的醍醐,準備使出天狗摔,三四郎看出醍醐隻會一側的天狗摔,利用側身的方式,使醍醐的攻擊變成兩敗俱傷,憤怒的醍醐伸出右手,要三四郎用右邊的山岚來解決他,也徹底解決兩人間的恩怨。

三四郎的右邊山岚,不但擊倒了醍醐,也讓醍醐重新體會到柔道的樂趣,并且決定以擊敗三四郎為目标,更加努力鍛練。接下來次鋒戰的久美,因為春樹一時情急跑入場内,被叛犯規敗戰;不過百太郎很快就在中堅戰中,以錯誤的巴投扳回一城。由功太郎出賽的副将戰,由於他一心想吃副審鲛島女警官的豆腐,不停地溜到場外,功太郎這種不把對手伊達放在眼中的行為,終於激怒了對手,伊達誓言要将功太郎撕成碎片。

功太郎與伊達的副将戰中,雖然伊達使出了桑勃的招式,可是還是不敵功太郎的怪招,最後送醫急救。鲛島顧問曾經在殺人事件中制服歹徒,但因為傷害歹徒,所以歹徒又拾起刀來并殺死了鲛島的妻子,這使得鲛島性情大變,并且堅持在戰鬥當中,務必要使對方失去攻擊能力才行。而鲛島的兒子春樹,也因此開始痛恨柔道。在大将賽中,春樹與鲛島的得意弟子龍野,這同時也是正統柔道與毀滅柔道的對決。

眼看着春樹與龍野之戰,可能會因時間結束而赢得不光彩,這時春樹的「殘心」,使得龍野沒有攻破他心防的機會,甘心認輸,而春樹與父親的關系,也因此有了大幅的好轉。比賽結束後,春樹決定退出極端流,重新回到父親的第十三柔道部去。第一柔道部也在準決賽中勝出,所以最後決賽将由極端流與第一柔道部來争奪冠軍。功太郎同時也和伊賀打賭,在比賽中功太郎要是獲勝的話,伊賀必需完全聽從功太郎的命令。

鹿鬥善典又出現了,一心期望登場比賽的後百太郎,再度希望破滅,於是,百太郎打算重施當時對付天光寺的故技偷襲鹿鬥,幸好鹿鬥隻是擔任解說,百太郎虛驚一場,終於有機會以副将身份參加比賽。總決賽的第一戰由麻由美對太刀根,由於兩人賽前有協定,在前三鐘太刀根将不使用變态招式,而麻由美全尹以赴的态度,使得太刀根也變得認真起來,比賽也因此成為高專柔道與女子摔角的大對決。

由於太刀根一心以為麻由美會以高專柔道的寝技攻擊,沒想到麻由美竟突然使出立技,太刀根冷不防被摔了個全勝。次鋒賽的久美對美杉,兩人打得勢均力敵,比賽時間超過了一分鐘,美杉首次被打破秒殺女王的美名,雖然雙方攻防互有斬獲,但最後久美以空氣摔完成兩個半勝,成功擊敗了美杉。由三四郎與多古對決的中堅戰,一開賽三四郎因出手有所保留,而被多古掴了一個耳光,這場比賽會因多古犯規而結束嗎?

(完結篇)三四郎與多古在副将賽雖然都全力以赴,但直到比賽時間結束,兩人并未分出勝負,積分也相同,結果平手論。大将戰為功太郎對伊賀,但因功太郎放水,所以得加賽代表戰,功太郎利用「無拍子」的絕技,将伊賀摔倒,取得全勝。眼看極端流将取得全國大賽的出賽資格,但功太郎突然将久美奶奶的面具取下,於是極端流失去資格,改由第一柔道部參加全國大賽,極端流柔道部也從此又改回極端流空手道部。

展開詳情

-

-人評價

0%

0%

0%

0%

0%

我的評分:1星2星3星4星5星力薦